你喝咖啡吗?

你爱喝咖啡吗?
你喝咖啡是为了它的名字?
还是为了喜欢它的味道?
    
你喝咖啡是为了打发时光?
还是真的在品尝着其中的味道?
    
先别忙着回答我这个问题
仔细想想
然后你会有答案……

【左岸咖啡默剧篇】
    
     下午5点钟
     是咖啡馆生意最好的时候
     也是最吵的时候
    
     窗外一位默剧表演者
     正在表演上楼梯和下楼梯
    
     整个环境里
     只有他和我不必开口说话
    
     ——他不说话是为了讨生活
     我不说话是享受
    
     不必和人沟通的兴奋
     我在左岸咖啡馆
     假装自己是个哑巴

【左岸咖啡馆打烊篇】
    
     等到角落里的那个客人回家之后
     咖啡馆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咖啡馆里最后的一位客人
     拥有一项特权——
    
     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音乐
     同时,侍者会再端上一杯咖啡
     表示他并不急着打烊
    
     我在左岸咖啡馆
     一个人慢慢等待打烊

【左岸咖啡馆明天见篇】
    
     明天见
     明天见[法语]
    
     离开咖啡馆的时候
     大家都会说明天见
     明天见[法语]
    
     在这个地方没有人说再见的
     而是说明天见
     因为天天都会来
    
     明天
     大家又会见到面
    
     可是
     明天我要回国了
    
     我在左岸咖啡馆
     明天见[法语]

【左岸咖啡馆雨天篇·CF片】
    
     我喜欢雨天
     雨天没有人
     整个巴黎都是我的
     这是五月的下雨天
     我在左岸咖啡馆

【上帝、彩票、盲乐师】
    
     常在广场演奏手风琴的盲乐师
     轻易穿过交错的街道
     来到咖啡馆。
    
     他对咖啡的熟悉
     超出我的想像。
    
     邻桌一位好厅的客人
     向侍者打探盲乐师的来历
     [27岁那年
     随马戏团游走各地的他,
     同往常一样
     在表演走钢索前
     没有忘了向上帝祝祷告
    
     在众人的注目下
     才跨出一步
     他便从钢索上落下……]
    
     待者转头看着盲乐师,
     压低声音[就这样失明了!]
    
     侍者突然拿起一份晨报,
     快步朝盲乐师走去。
    
     盲乐师从呢绒帽中
     取出几张彩票给侍者,
     侍者翻开晨报
     熟练的为他兑起奖来。
    
     经过一阵小声交谈
     盲乐师慎重的收起彩票
     露出笑容,
    
     侍者为他披上大衣
     点了根烟给他。
    
     没多久后他拿起手风琴
     奏起快板的布雷舞曲
     喜孜孜地步出咖啡馆。
    
     和进来时一样
     没有碰撞到任何桌椅。
    
     侍者来到好奇的客人桌前,
     继续未完的话题
    
     [那次意外后
     他开始买彩票,
     而且一买就是三十年。
    
     三十年来他未曾中过一张彩票,
     今天也不例外。
     但
     他始终乐观
     因为他总说
     "上帝欠我一次"

【水杯与咖啡杯,距离五英寸】
    
     那位在咖啡馆门口
     就可以将帽子
     稳稳的掷在衣帽架上的中年人。
     选定座位前
     两度逡巡各个角落,
     最后还是停在靠窗的位置
    
     不过,
     并没有立刻坐下
     先是调整桌椅
     然后将糖罐移到桌角
     才缓缓入坐。
     和我上一回见到的相同:
    
     他把水杯与咖啡杯挪过来
     移过去,
     试了几次
     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安排,
     普通人喝两杯咖啡的时间
     他只喝了一口
     每喝一口,
     又复重同样的动作;
    
     调整水杯与咖啡杯的距离
     他的举动勾起服务生的好奇
    
     于是问:[你在...做什么?]
     他好象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停的移动水杯与咖啡杯
     [我……]起了话头又陷入沉思,
     一阵长长的静默后
    
     "我在..."
     他指着自己
     认真的说着:
     [我在喝一杯咖啡!]

【他从波兰来】
    
     旅行的人
     总带着脆弱的灵魂。
    
     他在找一架钢琴
     我看见他走进咖啡馆
     想送给E大调,练习曲
    
     他只点了一杯卡贝拉索
     但爱情是交响曲
     这个时刻
     人来人往正以练习曲的步调在我们之间进行
     E大调练习曲
     便成为离别曲
    
     这是1849年之前的事
     他是萧邦
     我们都是旅人
     相遇在左岸咖啡馆

她又要离开巴黎了
     人们说
     女子不宜独身旅行
    
     她带着一本未完成的书
     独坐在咖啡馆中
     那是一种阴性气质的书写
     她喝着拿钱……咖啡与奶
     1比1
    
     甜美地证明着第二性
     不存在
    
     那香味不断地从她流向我
     绝不只有咖啡香
     这是1908年中的一天
     女性成为一个主要性别
    
     她是西蒙波娃
     我们都是旅人
     相遇见在左岸咖啡馆

他带着微笑离开
    
     在巴黎
     微笑可以用法语发音
    
     他说微笑的名字叫做
     蒙娜丽莎
    
     即使在安静的咖啡馆中
     那笑
     是无声的
    
     一杯昂列
     让周边有了热络的氛围
     足以上歌手们、乐师门、丑角们
     都为这一刻活了
    
     我看着他
     与他相视一笑
     这是1516年
     他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来到法国
     他是达芬奇
     我们都是旅人
     相遇见在左岸咖啡馆